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多少钱,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好不好,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列表头部广告一条

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多少钱,

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多少钱,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好不好,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会有什么后遗症吗

原标题:Great Wall and BMW:it is all about business

   长城、宝马谈的是生意。其他?何必想多了

Great Wall and BMW:it is all about business

选择长城汽车——宝马太有眼光了:2016年,长城汽车的税前利润率高达12.66%,高出全球高档车顶尖企业所设置的8-12%的高档车利润率空间。

Talking over with Great Wall Automobile is what gave BMW a label of “good vision”: the Pre-tax interest rates of Great Wall Automobile is as much as 12.66%,which is beyond the range of 8-12% of premium car profit margins set by top-tier global car companies.

“民营企业是很难谈成合资的,因为我们没有学会让步、不会做不切实际的承诺,更不会谋求个人在合资企业的“位置”和好处”——不愧“车手”称号,但魏建军这180度的“漂移大调头”是怎样实现的?

“Private companies are hard to talk about as joint ventures, because we have not learned to make concessions, to make unrealistic promises, and to seek the "location" and benefits of individuals in joint ventures”—— Wei"s title of “skilled driver” is actually true, but how did Wei realize the 180-degree “drift shift” ?

附原文:

10月也许注定就是汽车行业的一个“多事之秋”。去年,一则旷日长久的“再合资”风波肇始于当年的10月底;而今年10月中,另一场“再合资”传闻又被炒起。

图片来源网络

与上一起“再合资”风波初起阶段一样,不但不能令人信服,甚至有些匪夷所思。这源于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对合资一贯的“不看好”、“不认同”态度;以及宝马财务董事、专门负责中国事务的彼得博士一个月前,在面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等媒体时的明确表态:我们没有任何计划增加或发展另外的合资伙伴。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

宝马集团负责财务和专门负责中国事务的董事彼得博士

直至上周五(10月13日)晚,长城汽车和宝马(中国)先后公告或声明。

长城汽车发布公告称,长城未与宝马签署合资文件,正就宝马旗下MINI品牌合作可行性进行探讨;而宝马(中国)的官方声明则强调:我们也正在着手开启针对MINI品牌的战略规划和全球布局。这就包括多样化的合作伙伴和新的合作模式。

长城、宝马这“一唱一和”明白无误地告知外界,的确,关于MINI,我们的确谈过了。

既然是一段“你侬我侬”,就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不妨从当事双方的两个方面看。

首先,我们有理由先为宝马点一个赞!出于对中国市场和企业的把握,选择长城汽车——你太有眼光了。

截至目前,在自主品牌当中,长城汽车无疑是经营效率最好的,没有之一。据今年2月6日长城汽车(2333.HK 601633.SH)发布的业绩公告:2016年实现营业总收入986.16亿元,同比增长29.70%;净利润105.50亿元,同比增长30.88%。

作为全球领先的高档车制造商,宝马最为看重的就是企业的经营品质。2016年,宝马集团全年销售收入实现941.63亿欧元,同比增长2.2%;税前利润则达到96.65亿欧元,同比增长4.8%,税前利润率从2015年的10%提升至10.3%。这也是宝马集团自2011年以来,连续第六年税前利润率超过10%。

MINI

如果以相同口径计算,2016年,长城汽车的利润总额(税前利润)为124.80亿元,同比增长28.81%;则长城汽车的税前利润率高达12.66%。这已高超出宝马、奔驰和奥迪等全球高档车顶尖企业所设置的8-12%的高档车利润率空间。

当然,这也符合宝马一贯的“择偶”标准。早在2001年,还是在中国选择第一个合资伙伴时,时任宝马集团董事长的米尔博格博士就表示,对宝马来讲,纯粹的规模大小不是关键性因素,而是合作伙伴的理念要与我们的需求一致,这一合作伙伴必须有能力生产出符合我们国际高质量标准的宝马汽车。具有决定意义的是获得“盈利性增长”,首先是“盈利”,其次才是“增长”。

此外,长城汽车在2016年全年销售汽车首次突破百万大关,达107.45万辆,超额完成原定销量目标(95万辆)的13.10%,同比增长26.01%,位居中国汽车整车企业第七。

当然,面对瞬息万变的汽车市场,以及日益严苛的节能、环保法规,长城汽车也遇到发展中的困难。但是,如果拿长城汽车这样一组数据去衡量一下其他汽车企业,您还能不佩服宝马的战略眼光吗?

魏建军

其次,人们更关注到长城汽车,尤其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对合资态度的颠覆性转变。

2013年6月,在接受笔者采访时,魏建军说,改革开放之后,我们之所以要合资,也是由于没有技术,没有好的产品。在一定意义上,“合资”只不过是赋予这些公司有对汽车产业的投资权,是一个投资和分红的概念。

他甚至表态:有媒体朋友也问过我,长城汽车为什么没有合资?当然,我们没有合资的机会,我们现在也不想合资啦!

一直以来,“不看好”、“不认同”几乎是魏建军对合资的一贯态度。2011年10月,在另外一次采访中,魏建军对笔者说,民营企业是很难谈成合资的,因为我们没有学会让步、不会做不切实际的承诺,更不会谋求个人在合资企业的“位置”和好处。

他略显激烈地说,合资企业吃的是国家政策资源,否则早就完蛋了!我们很自豪,没吃外资的饭,也没有用资源去换什么!一直坚持“长城造,中国车”,反而出口汽车,去占领国外的资源,因此是很自豪的!我们从小到大都是自己干,他们是靠国家扶持的,吃什么“软饭”,并没有什么可炫耀的。

当时,对于“合资自主”,魏建军甚至断言:其中的有些车可能会不错,如果要真干可能会行,大部分合资企业是假干,拿落后的产品当“自主”。针对中国汽车市场,合资企业干“自主”,政府没必要强求,不要幻想外国人会给你留有空间。

现在,长城汽车在公告中已经表示,2016年4月18日,双方签署了关于探讨和开发纯电动汽车和传统动力汽车可行性的保密协议;2017年2月21日签署了关于对MINI品牌汽车合作的可行性进行探讨和评估的协议……不但表明作为一个“车手”——魏建军来了一个180度的“漂移大调头”,同时表明长城、宝马双方都有合资合作的迫切愿望,也是在谈一个生意而已,就让我们对双方予以祝福和期待吧!至于谁谁是不是借机炒作,谁谁怎么怎么样,各种猜测和臆断不如都省一省吧!长城、宝马双方均非等闲之辈,用不着、也犯不上拿这个在吃瓜群众面前炒作什么,或怎么怎么样。谁说不是呢!(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宇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